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时尚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时尚 > 文章

时尚杂志继续败走 康泰纳仕以大量裁员开启2019

时间:2019-01-2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导语:已经有行业内人士说,时尚杂志不再被需要了。《Vogue》母公司康泰纳仕集团的2019年有个黯淡的开头。

图片来源:Jens Mortensen图片来源:Jens Mortensen

  记者|张馨予

  据《女装日报》消息,随着集团内部重组持续进行,康泰纳仕旗下包括《Glamour》、《Wired》、《GQ》、《Allure》和《W》等多个杂志都将裁员。伴随而来的是,康泰纳仕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一号楼的集团总部办公面积将从23层楼减至15层楼。

  具体来看,在所有杂志中,《Glamour》杂志裁员最多,离开的员工包括有五年经验的资深美妆总监和助理编辑。《Glamour》的上一轮裁员是在一年前。2018年11月,其宣布停止发行纸质印刷版。如今如果不算上摄影和美术团队,《Glamour》的编辑部还剩大约20人。不过据说杂志的主编Samantha Barry有意招一些新员工,他们的工作领域都将是数字内容和数字运营,在集团整体数字化的大趋势下,这种决策并不难理解。

  《Wired》和《GQ》杂志的裁员数量在10人左右,并且《GQ》会招纳新人填补职位空缺,所以员工数量倒不会下降太多。《W》杂志的裁员也不令人惊讶,毕竟这本杂志和《Brides》、《Golf Digest》共计三本杂志都处于待出售状态。

图片来源:MyBataz图片来源:MyBataz

  在过去的两三年中,进行内部重组的康泰纳仕不断筛选并解雇一些被认为不必要的员工,同时招纳少数专注于数字化的新员工,在数字化转型上不断烧钱。集团在数字平台上的巨大投资巨也是康泰纳仕英国区22年来录得首次亏损的原因之一,不过在集团数字化转型的关口,这笔钱是一笔不能省的钱。

  目前来看,这笔投资已经开始有所成效。康泰纳仕2018财年第一季度的收益与目标相符,第二季度的收益则超出预期,其中大部分收益都是数字广告带来的。

  正因如此,康泰纳仕集团努力在其他方面降低成本。据《女装日报》报道,最近康泰纳仕员工不只在抱怨裁员潮和紧缩的制作预算,还对愈加严格的日常开销管控有所怨言。据说集团让员工减少使用出租车或者Uber打车以节省成本,这对于曾经的康泰纳仕几乎是不可想象的。

  除了节省日常开销,曾经是世贸中心一号楼主要承租人的康泰纳仕已经不再财大气粗了,总部的办公楼层从共计23层变成了15层,减少了35%。

康泰纳仕位于世贸中心一号楼的总部 图片来源:Sam Hodgson康泰纳仕位于世贸中心一号楼的总部 图片来源:Sam Hodgson

  在2018年11月,位于纽约的康泰纳仕和位于伦敦的康泰纳仕国际两家公司合并,原康泰纳仕国际的CEO Jonathan Newhouse成为合并后的公司总裁,原康泰纳仕首席执行官Bob Sauerberg离职,目前集团还在寻找新的全球首席执行官运营公司。

  作为行业巨头的康泰纳仕都如此困难,其他出版商的境况也可想而知。

  在时尚杂志不好过的大环境下,曾与Alexander McQueen、John Galliano和山本耀司共事的英国著名摄影师、电影制作人Nick Knight近日对《南华早报》表示,“时尚杂志已经过时了”、“它们已经不被需要了”。

Nick Knight 图片来源:Something CuratedNick Knight 图片来源:Something Curated

  “杂志一般能卖5万本、10万本。当有人像金·卡戴珊这样有过亿粉丝,更具有力量的已经不是杂志了,而是他们这样的名人,“Knight说,“杂志不再能决定谁才是时尚界最有话语权的人了,社交媒体改变了一切。”

  更何况“直播一场时装秀就能改变一切,因为当观众实时接受信息时,在当下就会决定‘我想要那件衣服’,那么为什么还要等杂志在3个月后才把这些服装展示给你?” 

上一篇:“剁手”奢侈品 谁能抗衡千禧一代?

下一篇:败走中国本土失意 英国快时尚品牌这几年怎么持续惨淡
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 261983####  |  地址:  |  电话:   |